OPE体育赛事*OPE体育赛事官网

“人权灯塔”昂山素季走下神坛?为民主曾和儿子分离16年

28年前,昂山素季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彼时,被缅甸军方软禁的她只能让儿子代替领奖。28年后,她站上被告席,替缅甸军方辩护、脱罪。

综合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2月11日,海牙国际法庭对缅甸军方针对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指控进行审理,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出席、为缅甸军方辩护,她说相关指控的描述“不完整、具有误导性质”,不能真实反映缅甸若开邦的局势。

可早在28年前,她正式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彼时,她还被缅甸军方囚禁,和军方水火不容。

据了解,多个国际组织指控,自2017年来,缅甸军方对境内的罗兴亚人展开了一场种族灭绝行动,超过74万罗兴亚人逃亡孟加拉国。幸存者说,他们遭受了包括轮奸、屠杀、酷刑在内的多种残酷暴行。

逃亡的罗兴亚人

逃亡的罗兴亚人

在长达近半小时的抗辩中,昂山素季将罗兴亚危机归责于恐怖分子。她说,“种族灭绝意图不能成为唯一的假设”,她说缅甸正在处理若开邦的武装冲突,她将“清剿活动”定义为合法的反恐行动。

昂山素季只承认在某些情况下,军方使用了“不相称的武力”,但她强调,缅甸政府有能力进行调查,如果军人或平民侵犯了人权,政府会依法起诉。

可迄今为止,只有7名士兵因罗兴亚危机受到起诉,他们曾在因丁(Inn Din)村杀害10名罗兴亚人,被判处不到十年徒刑。

昂山素季的此番抗辩引起国际社会的很多质疑,“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为何要证明迫害很正当?”

联合国缅甸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李洋希(Yanghee Lee)在11日的听证会前表示,昂山素季自2015年上台以来,她一直在“唱着另一首歌”。

李说:“我们必须认识到,缅甸有两个昂山素季,2015年大选前的和2015大选后的,而我们在海牙看到的是后者。”

昂山素季究竟是谁?她对缅甸意味着什么?她是如何一步步走上神坛又为何掉下神坛的呢?企鹅号“专业主义”带你一一解析。

自幼丧父的第一女儿

昂山素季,74岁,缅甸领导人,用“传奇”概括她的一生不为过。

1945年6月,昂山素季出生于缅甸仰光郊外的一个小村庄,当时,缅甸还是英国殖民地,而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正联合她的小姨夫德钦丹东一起闹独立,试图让缅甸脱离英国控制。

也就是说,现在的缅甸军队创始人就是昂山素季的爸爸,用现在的话来说,昂山素季就是缅甸的“第一女儿”。

昂山素季一家,最左边是昂山素季

可1947年7月19日,2岁的昂山素季永远失去了她的父亲。在执行委员会(英国为移交权力而成立的影子政府)的一次会议上,一群武装人员冲了进去,“昂山将军”遭暗杀。

但缅甸独立政府还是成立了,她的母亲坎奇也开始为新政府工作。

昂山素季的童年在一家英语天主教学校度过,她很聪明,十几岁就会缅甸语、英语、法语和日语四国语言。直到1960年,母亲坎奇被任命为缅甸驻印度大使,昂山素季也去了印度,在新德里一家女子修道院学习。

昂山素季和丈夫迈克尔

昂山素季在联合国工作时的证件

再之后,昂山素季前往英国牛津攻读政治学,在那里,她认识了未来的丈夫迈克尔-阿里斯。毕业后,她还去联合国做了3年的财务预算工作。

这3年里,昂山素季和一个缅甸歌手租住在联合国大楼附近的公寓里,每天下班自己煮缅甸菜,空余时间用来学习以及和远在不丹的男友迈克尔写信。

1972年,昂山素季和迈克尔结婚,加入英国国籍,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婚后的昂山素季看似温和无为,私下里却经常和流亡的缅甸民众接触,对缅甸的政治现状颇有微词。

昂山素季、迈克尔和亚历山大

这种平静生活在1988年被打破,母亲病危,昂山素季独自回国侍疾,“阴差阳错”地走上了民主运动道路,也直接导致两人婚姻后半段聚少离多的悲剧结果。

被关15年的“人权灯塔”

据了解,昂山素季回国不久,被缅甸民众视为军事独裁者的奈温将军就辞了职,国内爆发大规模民主抗议活动,军政府出动武力镇压、数百人死亡,这也就是著名的“8888起义”。

昂山素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缅甸政府写公开信,要求“组建独立的咨询委员会,用来准备多党选举”。很快,昂山素季组建了自己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LD)。

当然,缅甸军政府也成立了国家法律与秩序恢复委员会(SLORC),在该委员会的操作下,聚在一起讨论政治的人不用审判就可以抓。

此举并未吓到昂山素季,参加完母亲的葬礼后,她开始全国演讲,倡导民主。缅甸民众看到了希望,“她和她的爸爸一模一样”。

可好景不长,接下来的20年里,昂山素季断断续续被软禁了15年之久。

第一次被软禁是1989年7月20日至1995年7月10日,昂山素季被软禁在仰光的家中。期间,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大选胜利,本可以恢复自由,但军政府不承认大选结果。

同样在这期间,昂山素季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儿子代替她领奖、发表答谢词:“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生活的斗志。它是人类努力永不停止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

事后,昂山素季用130万美元的奖金成立基金会,用于缅甸人民的教育和健康。

1995年7月,昂山素季第一次被释放,缅甸政府答应让她离开,但永远不能回来,她拒绝了。

她说:“作为母亲,我最大的牺牲就是放弃了我的孩子,但我知道,其他人比我放弃了更多,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同事在监狱中遭受痛苦,他们的亲人在监狱外被独裁统治。”

那年圣诞节,昂山素季和迈克尔见了回国后的第5面,也是最后一面。从那以后,缅甸政府开始限制迈克尔入境,就连1997年,迈克尔被查出癌症晚期,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美国总统克林顿等知名人士呼吁缅甸发放签证,依旧遭到拒绝。

两年后,迈克尔去世,再次被软禁的昂山素季和远在英国的两个孩子也断了联系。

软禁断断续续,累计约有15年,期间,昂山素季获得了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的支持,但缅甸拒绝释放昂山素季。

直到2010年年底,缅甸军方才同意释放,重获自由后的她带领“全国民主联盟”在随后的大选中取得胜利。

2015年大选时,全国民主联盟更是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但由于国籍原因,昂山素季至今未成为缅甸总统,而是顶着“国务资政”一职,成为缅甸实际的最高掌权人。

在缅甸人的心中,昂山素季是“人权灯塔”,她的事迹也在世界范围内传播。

走下神坛的民主女神

可没过多久,事情就发生了颠覆性转折,一向倡导民主、人权的她在面对罗兴亚危机时,选择了沉默,她没有站出来替那些受害者鸣不平。

2017年9月,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公开指责昂山素季袖手旁观、不作为,还有30万人联名上书,要求撤销她的诺贝尔和平奖。也正是她的“不作为”,英国最终撤销了颁给她的“牛津自由奖”。

可以说,罗兴亚危机给昂山素季蒙上了一层纱,大家不懂她是领导的智慧还是彻底的认同。

直到2018年,路透社两名记者,瓦隆和觉索乌因报道罗兴亚问题被判7年监禁,罪名是非法持有官方秘密文件,这一裁决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判决下来后,多方要求昂山素季赦免两人,但昂山素季依旧不作为,认为他们“违反国家保密法”,昂山素季在国际上的形象也一落千丈。

此次,昂山素季前往海牙法庭的决定也让人费解,尽管这样,缅甸国内大部分都很支持她,毕竟早在1982年,罗兴亚人就被剥夺了缅甸公民权,在缅甸人眼中,罗兴亚人和他们不是一个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