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赛事*OPE体育赛事官网

父母与走失18年的儿子团聚:花了十几万元来庆祝

【编者按】

拐卖儿童犯罪给当事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创伤,在警方和志愿者的帮助下,越来越多的被拐卖儿童找到了亲生父母。去年以来,发生了很多被拐儿童多年后与亲生父母重聚的故事。春节之际,澎湃新闻寻访多个案例,呈现当事人失散、寻找、重聚的悲喜故事,记录他们团圆的一刻。

走在村子里,57岁的余兴铨笑容灿烂,热情地和村民寒暄。“这是人生中最开心的一个春节。”他这样形容内心止不住的喜悦。

对于在广东化州市下背垌村的余家来说,这个春节 “三喜临门”:余兴铨的大儿子要结婚了,儿媳也已有数月的身孕。此外,他们走失了18年的小儿子也回来了,和他们过重聚后的第一个春节。失而复得,余兴铨和妻子心结已解,过去再多的艰辛、沉重、怨恨顷刻消解。

余兴铨跟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孩子的爷爷、奶奶已过世,没能等到孙子回家;外公外婆在广西南宁,都80多岁了,为了不留遗憾,春节带小儿子去见了两位老人。

余伟峰和家人合影

特殊的生日礼物

上世纪80年代末,余兴铨和妻子离开老家,前往深圳打拼,做包工头。1998年,他们的第五个孩子、小儿子出生,取名“余伟峰”,孩子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

三岁那年,余伟峰丢了。

那时,余兴铨在深圳福田区皇岗上围一村做工地。那里是城中村,人来人往,治安差。他一辈子都记得,孩子走失的时间是2001年5月6日。

据妻子荣国环回忆,当时,工地和厨房只隔了两栋楼,她去厨房喝水,孩子跟着大伯母。喝水回来后,她问大伯母“孩子呢?”大伯母说“在玩沙”,但孩子不见了。

他们怀疑孩子被拐走了,立马报警,并发动工地10多个工人一起找,一群人找了一晚。之后,余兴铨决定停工一周,让所有工人拿着寻人启事,去广州、东莞、惠州、中山等周边地区派发、寻找。余兴铨也有多个怀疑对象,并偷偷去怀疑对象的老家摸情况。能想到的都尝试了,一无所获。

余伟峰父母早年发的寻人信息

“头几年最难熬,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余兴铨睡不着觉,只能吃安眠药。逢年过节,尤其一到年底,他们就会想到孩子。熬了两三年,他和妻子才慢慢振作起来,一边工作,一边寻找。

为了找孩子,他们登过报,上过电视台,派弟弟去过广西,也被人多次骗过钱。余兴铨说,这些年,寻儿至少用了十几万元。

“你在那里过得好吗?你吃得饱穿得暖吗?是否能和哥哥、姐姐一样能上学读书!爸爸、妈妈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不小心把你弄丢了!十六年你也该回家了,漫长的十六年爸爸、妈妈一直在自责和痛苦中活着,从没放弃过找到你。”2017年,余兴铨给小儿子写了一封信,他想着小儿子18岁了,或许在网上能读到他写的信。

苦寻,终在18年后有了回应。

2019年7月初,央视“等着我”栏目组来采访余兴铨夫妻,他们看过这节目,清楚节目中的家庭多寻亲成功,内心便有预感:可能孩子找到了。

7月8日15时许,夫妻俩在午休,余兴铨接到民警的电话,“儿子找回来了。”妻子听到后,赶紧爬起床。放下电话,夫妻俩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哭了。之后,他们一边给家人打电话,一边哭。

不到一周,就是余兴铨的57岁生日,他觉得这是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据余兴铨透露,警方根据孩子小时候的照片以及亲属的长相,模拟出了一张成人后的照片。

据深圳警方介绍,2019年2月至8月,深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以智慧新警务为契机,深化警企合作,应用腾讯公司AI人工智能技术,组织相关分局开展“曙光”打拐专项行动,经为期半年的工作,共解救5名被拐(骗)儿童,破获2宗涉拐积案,抓获3名犯罪嫌疑人。

“找儿子花了十几万,回来后也花了十几万”

2019年7月18日10时,是认亲的时间。

2019年7月18日,余伟峰和家人相认。相见后,他和父母抱头痛哭

余兴铨和妻子既兴奋又紧张,“相见了,不认怎么办?”家人宽慰他们:“十多年未见,会不会叫你?不跟你们回来,也不要伤心。”

这天,夫妻俩睡不着,凌晨4点起床,6点前往福田刑警大队,陪同去的亲属、朋友有80多人,他们等了几个小时才到认亲的时刻。

相见的情形比想象中“好得多”,双方一见面就抱头痛哭。余、荣二人哭着跟孩子说,“我们一直没有放弃找你,这些年找得好苦。”孩子安慰说,“不要伤心了,这么多年,你们也辛苦了。”

让夫妻俩亲切的是,小儿子小时候的疤痕还在,而且和哥哥长得很像,只是稍稍矮一些,瘦一点。

这些年,余伟峰一直生活在广东郁南,现在广州读大学。余伟峰向澎湃新闻表示,从有记忆开始,他就在郁南生活,养父一家对他很好,他从未怀疑过自己身世。2019年3月,警方有联系他,说他的身份证被盗了;到了5月,跟他说了他的身世,一开始他还不相信。

认亲后,余兴铨和妻子止不住内心的欢喜,想和亲友分享这份久别重逢的喜悦。认亲当天,他们请客吃了几桌。

刚好是暑假,余、荣夫妻带余伟峰回深圳家中住了18天。荣国环说,前两天,孩子不爱说话,有一点认生。后面,慢慢就相处融洽了,他们一起去深圳各地玩。一天,他们带孩子去唱K,发现孩子喜欢唱歌,玩得很开心,回家后就叫了爸爸、妈妈。

8月5日(农历七月初五)是荣国环的生日,她想请亲友吃饭,顺便让他们见见孩子,但又有顾虑,怕孩子还不熟,会抗拒。得到孩子的同意后,在生日的前一天,她和丈夫在饭店请了十几桌,正式把孩子介绍给大家认识。

相处18天后,余、荣夫妻开车送孩子回郁南的养父家。余伟峰的养父家较为困难,其养母前几年因病去世,姐姐已外嫁,在佛山生活,全家的经济来源靠养父做建筑工。

在短暂的会面中,荣国环跟余伟峰的养父说:孩子找到了,剩下2年的学费、生活费由他们承担。余兴铨则跟他说,“你养他18年,人辛苦了;我找他18年,心辛苦了。这个事,是既定事实,大家都要接受。以后,阿峰两个家都要走动。”

“很痛恨人贩子,很感激养父母。”余兴铨向澎湃新闻表示,养父是老实人,60多岁,还在做建筑工养家,并把余伟峰培养上了大学,很不容易,他们会把养父一家当作亲人一样来往走动。

国庆假期,余伟峰跟亲生父母回了老家――广东化州市下背垌村,这是当地的一件大喜事。余、荣二人很高兴,为小儿子摆酒60桌,酒席都摆到了村道上。热闹的场面让余伟峰有些吃惊,“确实有点太隆重”。

余兴铨表示,为了找儿子,他们花了十几万;找回儿子后,他们也花了十几万,但这钱花得开心。

去年国庆节假期,余伟峰回广东化州老家,父母为了庆祝这一时刻,办了60桌酒席招待亲友及村民。

荣国环和儿子余伟峰的聊天记录。

荣国环和儿子余伟峰的聊天记录。

解开心结,学习相处

凭借多年的辛苦打拼,余兴铨和妻子有一定积蓄,在深圳龙华安家。如今,几个子女都已长大,能够独立生活,夫妻俩也过上了退休生活。他们的兴趣爱好很多,每年会出去旅游几次。

在没有找到小儿子前,虽生活无忧,子女也在身边,但夫妻俩一直有心结,他们固执地保留着小儿子的所有衣物,保留着小儿子的户口。

弟弟余伟峰找回后,余海(化名)发现,父母有明显的变化,“开心了很多”。他记得,在这之前,有些话题是不能聊的,不然父母会哭。弟弟的生日刚好是端午,每年过端午,气氛有点不一样,桌上会多一双筷子。

和小儿子相认后,过去的艰辛、沉重、怨恨都自然消解。余兴铨说,如今走在村子里,他不再感到压抑了。

这个春节,除了大儿子结婚,也是小儿子第一次回来和他们过春节。去年腊月廿二回家,今年正月初四去养父家,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余兴铨琢磨着如何让这个春节过得既充实又有意义。他想带儿子在家乡附近逛逛,熟悉下周边的环境;带儿子去南宁,去看年过八旬的外公外婆,别让老人再牵肠挂肚。

在情感上,余、荣二人觉得亏欠小儿子太多,想尽力弥补。夫妻俩考虑得很周到,但又小心翼翼,生怕给小儿子带来了心理负担,他们在学习如何和小儿子相处。他们清楚,很多事急不得,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路。

余兴铨表示,他们的经济条件好些,但也思考过,不能因弥补心理,一下子给太多的钱,这样反而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因此伙食费都是一两个月给一次。他们也多次跟孩子交待过:人要懂得感恩,养父不容易,今后要照顾好养父。

在一次分别中,荣国环不舍,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上车后,她给小儿子发了一条微信:“刚才我很真想抱抱你,可是又怕你不习惯,不高兴,忍着离开了。”余伟峰回复道:“可能我也不习惯,没跟人抱过。”

余伟锋说,他也在适应中,学习怎么和亲生父母相处。今后,两边的父母都要照顾,养父那困难些,会照顾得更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