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赛事*OPE体育赛事官网

详解给政治局讲解的陈纯和他任董事长的区块链公司趣链

原标题:详解给政治局讲解的陈纯和他任董事长的区块链公司趣链

关注区块链的,最近都在谈论陈纯。

这位浙江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在10月24日下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就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等问题作了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

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趣链科技)的董事长,这家公司目前已和上交所、国家电网等达成合作。

曾创区块链领域最大单笔融资 估值1月内涨2倍引发监管问询

2018年5月,趣链完成了B轮融资,融资总额超15亿元人民币,创下了区块链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纪录,但也同时引发监管问询。

本轮融资的最大投资方为新湖中宝全资子公司浙江新湖智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湖智脑”),投资额高达12.3亿元,增资完成后,新湖智脑占趣链科技注册资本的比例为49%。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4月新湖中宝曾以257.6586万元、1224.5709万元,取得趣链科技0.48%股权和2.27%股权。彼时,趣链科技估值约5亿元,而此次新湖中宝投资趣链科技的估值约为15亿元。估值涨了2倍。

此外,趣链科技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仅184.64万元,净利润为-1521.74万元,未形成经营规模和收益。

这引发了上交所的关注。5月28日,在给新湖中宝的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短时间内估值大幅提升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损害公司利益;以及补充说明趣链科技成立以来的主要客户等相关业务进展,是否具备商业推广的可行性等问题。

5月30日,新湖中宝回复了上交所的问询。对于投资趣链科技的目的及对公司的影响,新湖中宝表示,该项投资系公司在高科技领域的重大战略布局。区块链是具有颠覆性意义的创新技术,具有巨大的应用前景。趣链科技是首批通过工信部国家标准测试的区块链公司,核心技术为自主可控的国产区块链底层平台,具有领先的自主知识产权。此次投资有利于完善公司在高科技领域的布局,提升公司价值。

趣链科技设立于2016年7月份,成立刚3年的趣链科技已经获得众多明星机构的投资。包括复星系、浙大网新、信雅达等。

在新湖中宝披露的趣链科技股东名单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了上市公司信雅达以及浙大网新的身影;另外,趣链科技股东亚东星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辰投资”)是由复星掌门人郭广昌控股的企业。

根据新湖中宝披露的公告显示,除了自身公司持有趣链科技49%的股份外,信雅达以及浙大网新并列趣链科技第八大股东,出资额均为150万元,持有趣链科技6.0212%的股份。 而在2017年12月16日,趣链科技在融资发布仪式上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投资机构为郭广昌旗下的投资平台亚东星辰,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等还出席见证了趣链科技的A轮融资签约仪式。

“浙大系”专利数世界前15 合作伙伴有上交所、国家电网等官方机构

官网上趣链科技的介绍为,专注国产自主可控联盟链技术研发及应用落地,致力于构建下一代可信任价值交换网络核心技术及其平台。关键词为“国产”、“自主可控”。趣链科技的技术水平究竟如何?

2018年,浙江省科学技术厅将趣链科技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019年3月3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了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趣链科技成为首批通过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的单位。

今年九月,知识产权产业媒体IPRdaily与incoPat创新指数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了“2019上半年全球区块链企业发明专利排行榜(TOP100)” 阿里巴巴以322件专利位列第一,中国平安以274件专利排名第二,趣链科技以66件专利排名66,与腾讯同时位列十二名,比京东领先一位。换句话说,趣链跟BAT同样位列全球区块链专利最多的前15家公司。

而根据《2018胡润区块链企业排行榜》发布的企业排名中,趣链跟同样以底层平台作为应用场景的华为、蚂蚁金服同样位列前10。

另外,趣链科技的合作伙伴包括除了光大银行等多家银行,还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2017年3月,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将联合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研发高性能联盟区块链技术,并在去中心化主板证券竞价交易中进行验证。今年10月17日,趣链又拿到一个“大单”。公司中标国家电网“基于主侧链电力区块链技术应用模式研究“项目。

成立仅三年的公司拥有这样的技术积累,显然不是从零起步的。实际上,趣链团队属于“浙大系”,依托浙江大学的科研实力与人才优势。

公司CEO李伟,博士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曾供职美国道富银行(杭州研发中心)等机构。

而美国道富银行跟浙江大学VLIS实验室已经保持了长达十多年的合作关系,而趣链很多研发成员均来自浙江大学VLIS实验室。同时,浙大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是公司的顾问单位。

10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浙江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就这个问题作了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而陈纯的另一个身份就是趣链科技的董事长。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陈纯长期从事计算机图形图像处理、大数据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CAD/CAM、CSCW、人工智能、移动数据库、嵌入式系统等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201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现为浙江大学信息学部主任,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

今年10月中旬,陈纯在由中国计算机学会主办的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上发表了《联盟区块链关键技术与区块链的监管挑战》主题演讲。

谈及区块链监管,他认为目前区块链监管技术发展趋势有以下几点:1.区块链节点的追踪与可视化;2. 联盟链穿透式监管技术;3.公链主动发现与探测技术;4.以链治链的体系结构及标准。

中国主要的研究热点集中于联盟区块链的关键技术,陈纯认为,联盟区块链的关键技术有四:

首先是联盟区块链高性能技术,包括高性能的共识算法、高效智能合约引擎,也包括新型的共识机制;第二是区块链安全隐私关键技术;第三是高可用性的关键技术;第四是高可扩展的关键技术。

新京报记者 张姝新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立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朱鹏英 UN603

废黜贵妃:泰国“宫斗”背后的王权困境

原标题:废黜贵妃:泰国“宫斗”背后的王权困境

泰国王室近日“动作不断”。10月21日,泰国国王宣布褫夺贵妃诗妮娜的王室头衔和军衔。23日,泰国王室又发表两份公告,以“极其恶劣的违纪行为”为由将6名王宫官员解职。

据法新社、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媒体报道,诗妮娜与王后苏提达一样曾在现任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身边侍奉多年,但直到今年7月,诗妮娜才获得正式册封。

英国《卫报》称,诗妮娜突然被剥夺头衔让泰国社会感到震惊。就在8月,泰国王室才罕见地公布了新册封贵妃诗妮娜的照片,宫廷网站一度被挤爆。

日前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的泰国公民小苏(化名)说:“一切发生得太快,这让我们很是意外。但其实,我们就像在看电视连续剧一样,并没有多少人真的感到伤心或难过。”

泰国国王哇集拉隆功与诗尼娜 视觉中国 资料图

《欺君法》严刑下“宫斗”讨论依然火爆

21日的王室公告称,现年34岁的诗尼娜曾“施压及竭尽所能阻止册立王后,以便她自己能当王后”。尽管如此,泰王还是在7月册封诗尼娜为贵妃,以“减轻她的压力”。但诗妮娜“不知感恩,言行举止有失身份”。诗妮娜违反了朝臣行为守则,对国王不忠。她的王室头衔、军衔和所有军章将被褫夺。

诗妮娜被废一事引起了有关“宫斗”的讨论:诗妮娜与苏提达此前轮流在泰国国王身边获得曝光,一度引起民间猜测二人是否存在不和与争执,“宫斗”之说也甚嚣尘上。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4日报道,在废除诗妮娜头衔的公告中,特别点到:“诗妮娜的行为引起了王室成员之间的分歧,并造成了公众的误会。这些都对国家与君主制造成了破坏。”

在泰国,君主在道德与法律上均是超然的存在。据BBC报道,该国《欺君法》禁止任何对君主制的批评,批评者将面临重刑。在侮辱君主制度的罪名下最高可被判处监禁15年。

即使如此,在诗妮娜被褫夺头衔后,仍有泰国网民在推特上发起了“留下诗妮娜(#savekoi)”的话题。Koi在泰语中是小拇指的意思,是诗妮娜的昵称。据《海峡时报》报道,“留下诗妮娜”一度是泰国社交媒体上最火的标签。

在《欺君法》之下,公开讨论泰国国王、王室及君主制本身可能就已违法。“但人们还是会找到途径去表达,比如文字游戏,”小苏说,“我们会用泰语里的文字游戏,让指代显得更为模糊。就比如Koi这个词,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昵称,我们可以用这样的昵称去指代任何一个人。”

贵妃被废“突然”但“并不令人惊讶”

根据泰国王室公开的资料,诗妮娜出生于1985年,来自泰国北部地区,曾是一名护士。与当时还是王储的哇集拉隆功交往后,她进入了泰国王室军事和安全机构。她成为保镖、飞行员,并加入王室卫队。今年早些时候,她获授少将军衔,7月被正式册封为贵妃。苏提达则于5月被册封为王后。

诗妮娜是泰国近一个世纪以来首位贵妃。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这是自1932年以来,泰国王室首次公开承认一夫多妻制。早在1935年,泰国就已在法律上废止一夫多妻制,但一夫多妻在泰国民间很常见。泰国上一次正式册封王妃是在上世纪20年代。

曾于今年7月前往泰国短期出差的中国游客小方(化名)对澎湃新闻说,在7月的泰国,她路过的每个街道到处都是诗妮娜的画像,因此看到21日诗妮娜突然被褫夺一切头衔的消息,她非常诧异。据《海峡时报》23日报道,在被剥夺头衔不久前,诗妮娜才被任命去负责国王属下的志愿者军团与即将到来的节庆。

在泰国人小苏看来,诗妮娜被褫夺头衔的消息同样令人颇感突然,但根据过往的经验,他并不感到惊讶,甚至觉得这就像电视剧的情节一样。

泰王哇集拉隆功在与现任王后苏提达成婚前有过三段婚姻。哇集拉隆功1977年与表妹宋诗哇丽公主成婚,并于1980年离婚。而后,哇集拉隆功又与余娃希达·丰拉索同居15年,于1994年成婚。这段婚姻于两年后结束,哇集拉隆功指责对方不忠,下令余娃希达母子五人离开泰国。

哇集拉隆功与第三任妻子西拉米的婚姻为期较长,自2001年至2014年。但西拉米家族被指控牵涉腐败,西拉米因此失去王家名衔,被罢为庶人,其家人也被判刑入狱。

BBC报道指出,哇集拉隆功的前几任妻子从未就她们的情况发表过任何声明。至于诗妮娜被剥夺头衔后将面临什么样的处境,仍是未知数。日本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教授帕温(Pavin Chachavalpongpun)对BBC说:“我们所知有关她(诗妮娜)的过去,都是王室想让我们知道的东西……我们不知道她还会面临什么,接下来的事情不太可能完全公之于众。”

解职王宫官员是废黜贵妃的后续?

据美联社24日报道,尽管没有相关的公开声明,但从时间与具体情况看来,褫夺诗妮娜头衔与解职6名王宫官员两事具有某种联系。报道称,一名被解职的官员与诗妮娜服役于同一支保安部队。另一名被解雇的王宫官员与诗妮娜一样是一名注册护士。

据BBC报道,在一些泰国观察家看来,这些事情并不只是普通“宫斗”,更显示出泰国政治制度的走向。美国康奈尔大学历史与泰国研究教授卢斯(Tamara Loos)向BBC暗示,王室内可能存在派系之争:“在任何这样的制度下,你都会发现幕后的互惠系统。诗妮娜可能只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她行事的效果或许不好。”

21日的王室公告称,诗妮娜不服从国王哇集拉隆功和王后苏提达,以国王名义滥用权力发号施令。“严重伤害了国家的君主制。”23日发布的两份王室公告也称,被解职的6人都滥用其地位为自己和他人谋利,未能克尽其职、遵守纪律,给国家造成了严重的损害。

东南亚研究专家、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人类学系副教授段颖则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诗妮娜被废的原因复杂,王室给出的几个原因值得细细推敲,除去所谓‘宫斗’的传言,我们还需要考虑泰国王室的继承,王权与国家以及拉玛十世本人的处事风格,以及王后、诗妮娜既相似又不同的上位之路,及其与王室内部的权力关系等因素,避免简单化的理解。”

据BBC与英国《卫报》等媒体报道,自掌权以来,哇集拉隆功比其父亲更直接地行使自己的权力。本月早些时候,泰国首都曼谷最重要的两支部队直接听命于王室,军事力量集中在王室手中。

其实哇集拉隆功自2016年即位以来,对泰国政治的介入程度似乎已经超越了他的父亲。新加坡《联合早报》去年5月的一篇评论指出,哇集拉隆功被视为是态度较强硬的君主,对于政治的介入较为直接。

《危机中的王国:21世纪泰国的民主斗争》作者马歇尔(Andrew MacGregor Marshall)向英国《独立报》评论称,哇集拉隆功希望泰国人民能认识到,他有能力根据自己的想法来扶持或打击他人,而且没有人可以阻挡他。

中国(昆明)南亚东南亚研究院泰国研究所副所长余海秋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哇集拉隆功虽然较多地介入政治,但是这种介入是出于稳定国家局势的需要。

除去法律授权,国王在泰国的地位也来自历史。泰王普密蓬1946年登基,是泰国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普密蓬在位七十年,经历诸多民运、军事政变,他多次居中斡旋、调停,总体颇见成效。此外,普密蓬及其王室成员,致力于推广各种民生计划和公益事业,促进社会发展,深受泰国人民爱戴。段颖指出,普密蓬的作为对泰国国家建设乃至泰国国民性与国家认同的建构,起着极为重要甚至不可替代的作用。

段颖分析说:“在历史进程中,泰国国王及王室成为支撑国家社会(national community)的重要力量,王室形象受法律保护,同时以文化价值与象征力量的方式在社会诸领域中呈现出来。”

普密蓬在泰国国民心中的地位崇高,也因此给其继任者留下了双重影响:泰国国王在泰国国家建设中的重要作用被强化,也因而需要耗费更大的精力与能力去维持。

显然,这为民望远不及其父的现任泰王哇集拉隆功留下了难题。段颖说:“如何继承、延续普密蓬时期建立起来的王室威信,平衡、处理好王室与公私领域之间的关系,塑造国王的新形象,巩固王室在国家建设中的支柱地位与象征意义,尤其在资讯发达的网络时代,显得至关紧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广德张光藻与《北戍草》研究

原标题:广德张光藻与《北戍草》研究

张光藻与《北戍草》研究

谭彦翘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第052期

鸦片战争后,资本主义列强不断强迫清政府与之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允许外国传教士在中国境内传教即是其中一项内容。清同治九年(1870年) ,在天津的法国教会残虐婴儿、 拐骗幼童, 激发了中国近代史上有名的“天津教案”。但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在处理此案时,完全屈服于外国侵略者。枉杀民众20 人,充军25 人,天津知府张光藻、知县刘杰被革职发遣黑龙江当差赎罪,赔偿白银497285两作为修建教堂和抚恤费用,并派崇厚为钦差大臣赴法道歉。张光藻被遣戍黑龙江后的情况鲜为人知。现将他在黑龙江的一些片断活动,不讳游陋,草拟成文。不当之处,恳请指正。

张光藻,字翰泉,安徽广德人。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 生。咸丰六年(1856年)得进士。同治三年(1863年) 在直隶任县(今河南省任县)办理防务。同治八年(1869年)署正定府(今河北省正定县)知府。同治九年(1870年)三月, 由直隶总督曾国藩疏荐天津府(今天津市)知府。甫到任,即遇有外国人乘马在街市疾驰践踏人命之案。几经交涉,始议给亡者家属洋银二十元,通商衙门许其了事。光藻亦无可如何,从四月末至五月二十三日,即发生天津教案。计其从正定至天津未足三个月,至九月份,津案结讫。在交涉中,法国公使诬府、县二官为事件发生之指使者,必欲杀之以泄愤。遭到曾国藩的拒绝,而崇厚则不顾事实。取悦于法,劝曾将府、县地方官奏参革职,交部治罪。府、县到部,极受关顾。未曾略受困辱【1】。张光藻终以“不能设法防范”。“ 又未能将凶犯赶紧拿获”,被革职。并“按照刁民滋事,地方文职不能弹压抚恤例。从重拟以发往军台效力”,发至黑龙江。

张光藻在“妻孥未及见,朋友来周旋”的境遇中于十月自京都(今北京市)上路。时人对张均有好评,对他的冤屈甚表同情。如时任太仆寺卿、弘德殿行走(同治帝的师傅)翁同和即说“知府张光藻循吏也”【2】。文渊阁大学士倭仁在密疏中亦云:“天津知府张光藻历任多年,循声卓著。曾国藩曾经明保在案。……天津一案公论昭彰。……张守贤声所至,皆久在皇太后、皇上洞鉴之中。”【3】 曾国藩亦屡称张、刘“二人俱无大过,张守尤洽民望”。“撤张守即大失民心”【4】。且在奏革张光藻之时,即与幕府谈思所以救全之法【5】。在同乡中,有在直隶游幕的戴咸德(号韵笙先生)本欲西行省亲,闻张光藻将谪戍黑龙江,即慨然陪随同行【6】。在群众中,天津乡民有操舟为业者,闻讯由奉天牛庄回程赶至途中相慰,感动得他吟出“同声但说官真屈,众口犹存去后思。典郡匆匆惟两月,愧无德政被来兹。”【7】的诗句。行前曾国藩为之筹银三千两,复与李鸿章商定。在运署酌提闲款五千两,合之在官场军营凑集共得银一万四五千两,用作到戍后收赎及一切路费【8】。张光藻于津案中蒙冤,获得客观的同情,曾国藩亦认为定谳过重【9】。其本人更是深感不平,翁同和走访张光藻后谓“观其意犹郁郁不平” 【10】。十年后,张在所撰《同治庚午年津案始末》的结语中写道:“ 崇公(即崇厚) ……坚意求和,不复间其事之是非。此案自始至终,作主办理者,崇公也。丰大业怒其不亲往驱逐闲人,而往找者,崇公也。明知百姓聚集门外将有不测之变,而仍听丰大业出署不能阻止者,亦崇公也。乃案定之后,崇公持节西去(崇厚奉派去法国道歉之事) ,而藻等被罪东行,是非曲直,藻不能辨。天下后世必有代为之辨者。”【11】这百许字中揭露了崇厚不辨是非、媚外求和、枉害无辜之行为,其忿愈不平之气,溢于言表。

张光藻离京不久,即突患股疮,脓血粘连,坐卧不宁,迄至奉天(今沈阳市)始得痊愈。他一路辛苦,入黑龙江境时已近年末,一望极目荒寒,更触发了他对家人和京都的怀念。因而赋诗道:“百里无人断午烟,荒原一望杳无边。……回首千里黄龙府,犹觉长安在眼前。” 他抵达齐齐哈尔后,黑龙江将军德英待之甚厚,置之将军衙门任事。其间与先其戍齐的前布伦托海办事大臣李云麟、湖南衡州秀才胡昌愈关系甚密,并互有诗酬答。同治十年(1872 年),张光藻年已六十,虽身处逆境而节操弥坚, 所作抒怀诗有“垂老犹存姜桂性, 不因遣谪气颓唐”之句。他在任事之中发现有于同治元年(1862年)的流员于别处滞留八年后又改发黑龙江。前后搁置九年无人过问者;又有发配盗犯到配30年而未得获赦者,此类人中逃逸者仍聚而为匪,留者多为老病垂死之人。又见自咸丰朝起司员即不按律例为戍员及到配所效力有劳绩之人保奏。历任将军则递相搁压,以致戍员到配有经19年而未得具奏之弊。乃检查档册,陈于将军建议宜依循旧章办理,不准司员再事压搁。由是查出到配年久者12 人。 随即摘叙案由,缮折具奏。对于此事,张光藻在给旧友方宗诚的信中说:“到戍年余,此数事者皆因身在局中,始能知其利弊。今已勉力赞成, 于人有济,于心甚安。窃喜龙江万里,尚不负此行也。【12】”

同治十一年(1872 年)夏,张光藻获释。将军赋诗赠行,并与副都统共为祖饯,又赠以鱼鳔如意、马鞍、青骡。他赋诗称谢云:“自惭樗栎本庸材,三载曾叨雨露培。岂有壮心坚似铁,仅余傲骨瘦如梅”。“归装载得离愁去,万里龙沙极目看。” 归途行至温托河站(今杜尔伯特自治县境内)。 雨后晓行,有诗纪之曰:“风转黑云散,雨收红日明” 。出黑龙江境时又有诗云: “ 山花带笑如迎客,笼鸟高飞欲上天。从此关山明月好,长途缓缓著征鞭。”倾吐了结束谪戍生活得释还籍者的心声。他返乡后,于光绪六年(1880年)将出塞期间所作诗篇及据西清的《黑龙江外纪》写成的《龙江纪事诗》(又名《龙江杂咏》)辑为二卷。并以自撰的《同治庚午年津案始末》和倭仁为津案所递《密疏》为附录,统名为《北戍草》。至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由其侄儿张陡生(曾任知县)付梓。据自序及广德知县钱文骥序文考之, 张光藻当卒于光绪六年之后,享年应在70岁以上。

《北戍草》编成于光绪六年,光绪二十三年镌刻。是张光藻去世后刊行者,流传较少。孙殿起编《贩书偶记》及其《续编》皆不载。是书为木刻本,刻印并不精致,签题隶书“北戍草”三字,封面正中隶书题“北戍草”三字,右记光绪丁酉镌刊,左署广德张光裕堂,皆隶书。正文四周双框,黑鱼尾,版口上题书名,下记页数。每半页10 行,行20 字,行间小字双行,行20 字,内无卷数。《北戍草》、《龙江纪事诗》各自起讫,前者46页、后者21 页、附录8 页。卷末有小字“如有刷印者问湖城王文光斋便是”一行。序文在封面后,钱文骥序云:“是草也。信今传后,亦犹清淑之气长留天壤间,百世而下方将慨想其为人,若谓泉短长于格调,鸣风雅于无穷。先生序已序之详矣。今日者强邻逼处,时局日艰,幸先生不及见之。正气弥沦,又将谁属乎!或如诗人所谓少达而多穷者乎?此又骥所掩卷沉吟不能自解者。”自序则云:“平时不作诗,而此时始学为诗者。遇使然也。平时诗无一存,而此诗独刊而存之者。意有在也。津门之役,距今十年矣。偶一思及,尚有余痛。岂为一官之去就,一身之屈辱计哉!江河日下,大局如斯。忧愤孤衷不能自已。留此一编聊以质留世之知我者。”观此二序,作者、评者之意明矣。

《北戍草》存诗171题,共255首,有古体、律、绝各体。按编年体编排。属于纪程之作共5题、58首。居齐齐哈尔之作79 题,125首,获赦后至保阳之间之作37题、52 首。其中有记途中所见者、寄别友人者、酬谢友人寄情送行者、记在戍所见闻及生活者、与黑龙江将军唱答者。从中可以了解张光藻这一段生活经历和思想感情。作者在当时无诗名,但这些诗作的字字句句皆是自出机柕,情见乎辞。可以视为作者谪居生活的自我写照。

《黑龙江纪事诗》是张光藻在齐齐哈尔借得嘉庆年间西清著《黑龙江外纪》的抄本后,感到“时事变迁,今已异于昔所云矣。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其情形恐又有不同者。则是书所载亦将来考证之资也。第文多不胜抄录,事杂难于备记”。因择其有关典制足资谈柄者,写成120首七言绝句。他循《黑龙江外纪》8卷所设门类顺序,将西清记叙之事(《黑龙江外纪》为笔记体,一事记成一条);或一事一诗;或一事分咏数诗;或同类数事纳于一诗。又于每诗之下加附注文。这些注文有的是照录西清《黑龙江外纪》中记事原文。有的则改写原文,有的则是他自撰的,照录西清原文之例,如第七十六首写小儿病诗、第八十八首写爬犁诗、第一百零二首写苍鹰诗、第一百一十七首写鳇鱼等诗后之注,尽用西清原文。改写之例,如第十五首写喀木尼峰诗、第十六首写嫩江诗、第十七首叙精奇里江诗、第二十五首记木叶山等诗的注文,都是以西清原文为基础改写而成的。自撰注文之例,有第九十首叙粮谷诗之注是依两事之内容;仅用43个字为注;第九十二首记园蔬诗诗注也省略不少原文;第一百一十八首记昆虫,乃合两事为一诗,注文也只用43个字。这三种情况,以改写者为多。照录原文者次之,自撰者又次之。《龙江纪事诗》虽属拾披西清之文以诗的形式记龙江之山川风土,而尽经作者精心熔铸,实非作者所谓“词愧风雅,不足以云诗” 者,此盖张光藻自谦之辞耳。

注释:

【1】、【8】、【9】《曾国藩未刊信稿》:“ 复丁雨生中丞书” 中华书局版。

【2】、【10】《翁文恭公日记》,商务印书馆影印本,第10 册,同治九年五月二十四日日记;九月十六日日记。

【3】 张光藻:《北戍草》附录《倭文端公密疏》。

【4】《曾国藩全集•家书二》,岳麓书社版,同治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六月十四谕纪泽。

【5】《曾文正公日记》,中国图书公司影印本,第36 册,八月二十四日日记。

【6】【7】张光藻: 《北戍草》中诗。

【11】张光藻:《北戍草》附录《同治庚午年津案始末》。

【12】民国《黑龙江志稿•人物志》。

(作者系齐齐哈尔大学历史系研究员)

制作:童达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资本瞄上小众汉服产业,如何做大产业才是关键

原标题:资本瞄上小众汉服产业,如何做大产业才是关键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一真绿瓦红墙之下,身着一袭汉服的婉约女子正在成为北京古建景点的一道亮丽风景。十年前,大众可能很难想象身着齐腰襦裙的女子穿行在街道上;而现在,原本小众的汉服市场正在逐步走进大众的视野。

目前,汉服的消费群体以90后、00后女生为主。 据阿里巴巴电商平台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定价在100-300元之间的汉服占据了汉服销量60%以上的销售份额,500元以上的占有30%以上。

随着汉服的兴起,汉服产业链——包括汉服配饰、汉服租赁、古装拍摄等市场亦开始繁荣。

据记者了解,根据服装造型、选片多少的不同,一般古装摄影价格在2000至5000左右不等。今年刚刚体验完古装摄影的廖女士对记者表示,选择古装摄影主要是为了满足自己对不一样服饰的想象,而且会受到时下流行的古装剧的影响。而选择影楼主要是根据身边朋友的推荐。

主打古装摄影的盘子女人坊创始人杨健透露,盘子女人坊最近三年每年大概有30%-40%的增长,以客户均价4000元计算,开业至今盘子女人坊共有25万客户,总营业额达到10亿元人民币。预计未来3-5年依然能够保持这个增长率,杨健透露,盘子女人坊的营销、战略、人才的布局按照都是匹配这一增长速度的。

据央视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报道,目前全国汉服市场的消费人群已超过200万,产业总规模约为10.9亿元。另据广东省传统文化促进会汉服文化委员会会长汪家文数据,2017年全球汉服文化社团大概是1300家,到了2019年有2000多家,两年时间增加了46%。

杨健记得,2003年他刚创业的时候,想找了一些模特穿古装到街头路演。“我印象现在还很深,她们说,老板,你必须开车送我去,不然我走在路上不好意思。但是现在的模特员工穿着汉服出去路演,她们主动坐地铁去,这说明我们对自己的传统文化越来越自信了,对我们的传统文化越来越认可。”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做古装摄影的影楼大概有5000到10000家之间。

对于愈发激烈的竞争格局,杨健也并不显得担忧。“得先有行业才有产业,大概是2008年到2012年左右,我经常晚上睡不着觉,只有我一家在做,别人说不拍就不拍了,没有人拍我就倒闭了。现在这么多家在做,我反而睡觉睡踏实了,因为这个产业起来了,先有一个产业才有一个行业,有了行业才会有品牌,有了品类才有品牌。”

作为目前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古装摄影影楼,盘子女人坊如何与其他同类影楼拉开差距?杨健表示,无非就是每个地方都比别人做的一些,比如装修环境要好,道具背景要好,管理要好,运营要好,技术要好,产品要好,营销还要好,品牌要做得好。同时,多一些独家买断的游戏IP或者影视IP,比如最近我们刚刚拿下的《王者荣耀》,这两年拍游戏也是一个热潮。

的确,汉服文化的流行得益于大众媒体的传播。《知否知否应是绿红肥瘦》《延禧攻略》《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古装电视剧的走红令汉服文化向大众渗透。

始于古装摄影,但又不止步于古装摄影。杨健透露,未来的目标是打造中式生活的平台或者产业链。现在盘子女人坊已经开始研发自己的汉服品牌,建了服装厂;其次,以后会在热门旅游景点比如丽江、乌镇、凤凰推广古风摄影,结合当地古风式的酒店推出一些古风摄影旅游产品;同时还会利用抖音的矩阵号做一些小的古装类的微剧等。

现在,资本也开始瞄上汉服产业。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9月,盘子女人坊完成C轮融资,投资方为元创资本。此前,盘子女人坊曾于2016 年 6 月获青岛智信 A 轮融资,2017 年 7 月获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和菁英时代的 B 轮融资,累计融资数亿元。盘子女人坊目前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也已经初具雏形,但是尚未有具体的时间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甘肃一男子杀害女友家三口,案发前曾醉酒伤人被带至派出所

原标题:甘肃一男子杀害女友家三口,案发前曾醉酒伤人被带至派出所

10月的甘肃平凉,户外气温骤降,冷风刺骨。

68岁的安正龙独自一人生活在12间房内,房间空旷,他长久沉默不语。这里曾是村里用于养殖的废弃厂房,十多年前被他用宅基地置换,改成了如今的住房。

曾经,这里充满欢声笑语,安正龙和他的妻子、侄女、侄孙女生活在此。然而,侄女一场纠缠不清的“恋爱”毁掉了一切,侄女曾经短期交往的男友疑因恋爱受挫,在今年5月的一个深夜,偷偷潜入安家,在院中央那块篮球场大小的空地上行凶,残忍地夺走安家三条生命。惨剧让安正龙已无心再打理现在的生活。

一夜间夺走安家3条人命。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10月24日,安家人对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表示,如果事发当晚嫌疑人不被释放出派出所,这场惨剧本该可以避免。10月18日,安家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将甘肃省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告上了法庭,目前此事仍处于待立案状态。

安正龙的四弟讲述他当天目击的案发现场。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侄女朋友一夜夺走三条人命

一家人一夜失去3条人命,让居住在甘肃省平凉市草峰镇安庄村的村民颇感震惊。

死者安正存今年60岁,祖祖辈辈生活于此,家中多为农民。安家兄弟共6人,安正存排行老三,安正龙排行老大。另两名死者分别是安正存35岁的女儿安兴莉和64岁的长嫂王秀芳。

目前,警方锁定的嫌疑人为31岁的陈建锋。陈建锋与安家分居在两个村,此前并不相识。

10月24日,安家人告诉记者,2018年安兴莉从天津打工回家。在一次坐车时,偶然认识了开黑出租的陈建锋,此后二人开始交往。

安兴莉比陈建锋大4岁。对外二人都说彼此是朋友,但在家人和朋友看来,他俩关系有些暧昧。至少两名认识他们的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见过二人在街上拉手,感觉关系不一般。

案发前,陈建锋贷款购买了一台收割机,靠帮人收麦为生,平日还在开黑出租。即使在陈建锋所在村,与他熟识的人并不多,认识他的人对其评价也不高。

安兴莉有两个孩子,儿子15岁,女儿7岁。2018年3月,安兴莉离了婚。对于安兴莉离婚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有传言,安兴莉曾拿家中的钱给过陈建锋,最终导致婚姻破裂。

而安家人认为,陈建锋就是看上了安兴莉的钱。对于二人的交往,安家人是反对的。安家老大安正龙说,陈建锋有妻儿,安兴莉跟他交往被人说闲话,且村民对陈建锋的评价并不高。

不知何时起,安兴莉开始有意躲避陈建锋。为此,陈建锋不止一次前往安兴莉的工作单位与其争吵。

安兴莉的弟弟记得,今年3月的一天,陈建锋还来到安家门前吵闹,原因是安兴莉不接他电话,也不见他。吵闹持续了将近1小时,期间安兴莉弟弟出门制止,陈建锋说这是他的自由。安家人报警后,此事才得以平息。多名村民也证实了这次吵闹。

多名安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次吵闹过后没几天,安兴莉在村附近与陈建锋见面。但很快被其父亲安正存发现,随后安兴莉的父亲安正存与陈建锋发生了冲突,警察赶到后从陈建锋身上搜出一把匕首。

安家人说,冲突发生的原因是,当时陈建锋曾用语言威胁安兴莉及其两个孩子。

对于该说法,安家人并没直接证据。但安兴莉的父亲因殴打他人,陈建锋因携带管制刀具,均被警方治安处罚。

此事发生后,安家人对于陈建锋的态度变得异常紧张,开始将此前家中发生的诸多怪事,与陈建锋联系在一起。诸如家中草垛无故起火、社会上的各种传闻等,但他们也无直接证据。自从陈建锋被发现携带匕首后,陈建锋再次前往工作单位找安兴莉,家人得知后疯狂拨打报警电话。

安兴莉的弟弟说,他曾劝过姐姐少和陈建锋来往,但她显得很生气,说自己的事自己能处理好,让他别管。

安正龙的四弟讲述他当天目击的案发现场。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案发前嫌疑人曾醉酒殴打安家老汉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从今年5月起,陈建锋先后在其社交媒体平台发布信息,其中提到了“感情失落”、“报复计划”等字眼。

对于惨剧发生的那一夜,至今仍有许多谜团困扰着安家人。

作为安家的老大,68岁的安正龙记得,今年5月17日下午6时许,一辆黑色小车驶入他的院内,透过窗户,他看清了来人:车内有三男一女,陈建锋坐在前排。

安正龙的家是一处废旧厂房,四面有房,院中央是块空地,前后共有两个出口,没有大门。安正龙说,安兴莉打工回乡后没有住处,一直和7岁的女儿暂住在他家。

当日与陈建锋前往安家的朋友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们和陈建锋是经营收割机时才认识,认识时间不足一个月,此前也不认识安兴莉。

其中两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5月17日是陈建锋的生日,他们帮陈建锋低价保养了收割机,为表示感谢陈建锋请大家喝酒。他们来到安正龙家准备叫上安兴莉,但进了院子他们没下车,因没见到安兴莉,陈建锋便让朋友开车离开。

安正龙说,当时他、妻子和安兴莉都在家,见到陈建锋前来,家中气氛变得紧张,但谁都没出门,见车停了一会儿后,又从院内掉头离开,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大约1个多小时后,陈建锋乘车再次来到安正龙家。

安正龙记得,当时妻子跑到后院找到正在干活儿的他,说陈建锋的车又来了。有些生气的安正龙挡住了汽车,质问陈建锋多次来他家想干什么。陈建锋便下车,开始与安正龙扭打在一起。事后经法医检测,安正龙头、面、颈部多处轻微伤。

此时,安兴莉和安正龙的妻子也冲了出来,试图制止打架,还报了警。警方出警,众人被带往派出所接受询问。

安正龙说,在派出所,警察看他头上还在流血,拍照取证后,让他前往村卫生所止血包扎,安兴莉等人留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待包扎完毕已是晚上10时许,安正龙返回派出所时,迎面碰见了陈建锋等人正朝派出所走出。

安正龙质问警察为何将陈建锋释放。警方给他的理由是,陈建锋醉酒,已交给朋友照看。

但令其不解的是,当晚安兴莉等人却在派出所做笔录,直至当晚11时许。警方此举,让安家人颇有看法。

“家里出大事了”

由于安正龙多处受伤,警方劝他前往医院仔细检查。女儿在市区医院给安正龙挂了急诊,当晚11时许,由于血压居高不下,医院要求安正龙留院观察。

安正龙女儿回忆,18日清晨6时许,她接到家人电话说:“家里出大事了。”

第一个抵达案发现场的人是安正龙的四弟,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进入安家后他发现安正龙的妻子王秀芳躺在院中央,安正存躺在院前门的空地上,现场共有三滩血迹。

安正龙的四弟先是给派出所报警,见警察没来,又拨打了110,也有村民目击了一切并报警。

安正龙的四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曾查看了案发现场,院内的门,除了侄孙女的房间是打开的,其余房间均为关闭,现场也没被人翻过的痕迹。

警察赶到并封锁现场后,安家人陆续赶来,惨剧让多名亲属瘫软在地,痛哭不已,然而,待其家人缓过神才发现,安兴莉联系不上了。

由于事发前一晚,安家人曾与陈建锋发生过冲突,安家人几乎一致认为此案与陈建锋有关。随后,警方布置警力对陈建锋实施抓捕。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抓捕当天,“村里、山上到处都是警车和警察。”

陈建锋被捕后供述,除了杀死安正存及安正龙的妻子以外,还杀死了安兴莉,并亲自将安兴莉带离现场,埋进了他家祖坟。

陈建锋家的祖坟位于安正龙家以北的山沟内,大约有十几分钟的车程。由于道路泥泞湿滑,路面狭窄,轿车十分难行。村民们也无法理解,陈建锋是如何在深夜一个人将安兴莉运抵祖坟,并实施埋葬。

嫌疑人曾在社交平台说出自己有报复计划。网络截图

被害者均系棍棒打击头部致死

5月30日和31日,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对被害人安兴莉、安正存、王秀芳三人进行了死亡原因鉴定,结果是安兴莉等人符合生前被他人用棍棒打击头部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警方还在陈建锋老家院内东墙下草丛中发现一根木棍。

当晚,安正存陪着安兴莉做完笔录离开派出所,已是晚上11时20分左右,按照平时回家路程用时计算,到家应该在晚11时30分左右。

由于这里的农村夜晚没有路灯,安正存和安兴莉离开派出所后,无人见过二人去向。

当日与陈建锋同车前往安正龙家的有余某和许某,二人的见闻还原了陈建锋离开派出所后的行动轨迹。

余某说,由于陈建锋醉酒,警察让他俩离开派出所,此后他俩步行前往许某家拿手机。

许某记得,当晚约10时许,陈建锋来到他家楼下借了车。

许某记得,18日凌晨3时许,陈建锋再次给他打电话,让他天亮后早点去他家取车。“我问他车上有什么?他说从平凉叫的朋友把安家人打了,车上有血,是他朋友的手弄烂了。”

清晨,许某去陈建锋家取车。起初他并没发现车体有何异常。二人寒暄几句后,他开车离开。之后他看见车后排地板上有血迹,由于陈建锋之前有交代他也没多想,还洗了车。

家属质疑:警察当晚为何要释放杀人嫌犯

家中一夜失去了3条人命,让安家人痛苦不已。待到痛苦过后,安家人开始梳理事情的经过,认为惨剧本该可以避免。

安家人认为,事发当日陈建锋与安正龙发生扭打后,警方并未对陈建锋采取强制措施,也未做笔录、醒酒等约束措施,而是将其释放。“如果那天,他没有离开派出所,我家人也不会死。”同时他们还认为,警方在多次处警中存在延误等问题。

从事发后至10月期间,安家人曾多次针对警方涉嫌存在的问题,向各级部门举报。平凉市、区还成立了调查组进行了调查。上游新闻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调查组初步核查认为,安家人对警方的指控存在失实或未查明警方有不当行为。

上游新闻记者从平凉公安获悉,省、市、区均成立了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三级调查均认为,警方处理此事的过程合理合法,并无不当行为。“这件事,家属的情绪我们也能理解,我们也欢迎社会各界进行监督。”

(原标题为《致命的“恋爱”:甘肃男子因感情纠葛一夜杀害女友家3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朱鹏英 UN603

港中大称“教为主、惩为辅”,梁振英质疑

原标题:港中大称“教为主、惩为辅”,梁振英质疑

(观察者网讯)

10月25日,香港中文大学就成立“迅速应变专责工作组”发出公开信,交代五个分组工作目标,处理所有该校成员在近期社会风波中感到困扰的问题。

对此,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昨日(26日)在社交媒体脸书发文表示,公开信中指出“大学的纪律程序一向以教为主、惩为辅”,但港中大至今有57名学生被捕,问题严重,质疑到什么情况学校才会“惩”学生,准备怎样“惩”。他强调,教育界必须彻底否定“违法达义”的歪理。

梁振英表示,港中大校长段崇智“不堪中大学生粗暴压力,在查证之前公开跪低”,成立五个工作组,改变不了“谁大谁恶谁正确”的歪风歪理。

他认为,“必须对犯罪行为有清晰的是非观,有鲜明的立场,不能含糊,教育工作者更不能拖泥带水,息事宁人。”任何人包括学生犯罪,不管出发点为何,即使情有可原,仍然是罪无可恕,教育界必须彻底否定“违法达义”的歪理。

梁振英引述报道称,至今已有57名中大学生被捕, 他认为港中大的问题不可谓不严重,并提出疑问,“中文大学在什么情况下‘惩’学生?”对于在本月初港中大校内一场对话会,学生向校长段崇智撒溪钱、以粗言秽语辱骂,该不该惩罚?准备怎样“惩”?他着大家拭目以待,希望在“爱与关怀的引导下”,中大学生完全摒弃违法犯纪的言行。

梁振英希望港中大能够同时向师生明言:任何在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人都有体会,言论和学术自由都有底线。“我希望中大校长和副校长们同意:嘘任何国家的国歌都不在言论自由之列,但几年前中大学生在校园观看世界盃外围赛电视转播时就嘘中国国歌,如果再次发生,嘘国歌的学生必须受罚。”

帖文末段梁振英还指出,“教”与“惩”怎样展开,还会有多少中大学生继续成为暴力违法运动的牺牲品,“是我们在未来几个月检定中大校长和副校长们工作的主要标准。”

社交媒体截图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10月18日,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发表公开信质疑被捕学生遭警方“不合理对待”,还要对“涉事”警员予以谴责,引发舆论反弹。

梁振英随后在社交媒体发布《给香港中文大学段崇智校长的公开信》,撰千字文驳斥公开信,指出段崇智是在压力下“缩骨(退缩)”。

@人民日报 更是指出,在没有经过权威调查、充分了解各方情况的前提下,只是把被捕学生的单方面说法呈现出来,是否能拼出完整的事实?

20日,香港《大公报》刊登了一封署名为“另一痛心的家长”的公开信,介绍孩子入读港中大后被学生会怂恿上街参与非法活动,变得不理性、仇视国家;自己担心孩子被捕,十分自责将他送入中大。香港家长怒斥段崇智,到底提供了什么环境给学生成长?

三天后,香港4个警察协会23日向段崇智发公开信,批评他只凭被捕学生片面之词,就发出未经证实针对警方的指控,甚至以大学之名和公信力,去包庇违法学生逃避法律责任。

就在外界纷纷谴责港中大所作所为之时,《大公报》26日披露,香港中文大学惊现“暴徒训练班”,一批蒙面青年在蒙面教练指导下进行“暴动训练”。

另据《星岛日报》获得的消息,截至本周初,警方共拘捕264名大专院校学生,其中,香港中文大学被捕学生数量位居第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